闲人与木

来自森林怪。
路还很长,要一直走。

[喻黄]于此幸运(01)

*学pa慢热
*幼稚园文风和写作水平

00.

黄少天将本子最后一张白纸撕下来,无趣的折了折。老师还在前方讲着无聊的习题,能清晰的听见自己折纸的声音,他一点也不准备停下,也并不准备让自己的动作轻下来。

脑内的思想不停的向四处分散,没有着重点。不过是单纯的无趣,等下意识反应过来已经不知道把纸折成了什么样子。

黄少天看了看被自己已经折的稀巴烂的纸,最终选择了停止继续动作。将左手的动作停止,将已经完全进入右手的纸张一握。轻轻的往桌洞里一塞,思想却从未回归。

黄少天突然忘记了纸船怎样叠。

明明以前是那样的清晰,还嘲笑过不会叠纸船的同学。但是现在却怎么也记不起来了——是谁教他的?

黄少天突然记的不是很清楚。他想了想,也许是他的母亲。但是又排除了这个可能性,黄少天认为自己的母亲是不会无聊到教自己折纸船这些东西的。

黄少天抬眼看了一眼老师,已经跨到了下一页的一道重难点题。于是黄少天停止了这个无聊的思想,决定专心听老师讲课。

01.
教室上方的风扇像是怎样都不会疲倦,但事实上却没有什么作用。大概也只是在自习课上,在没有学生讨论说话的时候发出响声来表示自己存在着。

脖颈上的汗总是让人心烦的。但是因为开着风扇,所以老师死活都不让开窗子。这对于靠墙的些许人来说还算好,但是对于靠窗的人来讲简直就是噩梦。

黄少天在忍受了许久噩梦后终于撑不住,他开始无比的想念家里的空调。思想偏移了许久,也终于认清了事实。继续做题。

这是期末之前的最后一天。黄少天自认为已经整装待发。就差一次考试来显示他的能力。因为中考之后被他的母亲逼着连续上了两个辅导班,所以对于他来说高一的内容已经大多通透。当然也不过是大多,他自知自己的能力却从不认为自己的能力只是如此。

高一下学期的期末考试后会重新排班。这是黄少天所在学校的特点,黄少天一直在等待着这个机会。因为虽然他的中考成绩还算不错,但是却因为缺席了入学考试而被分到了一个并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差的班级。

他的目标,从来只是最好的那个班。
 

等下课铃声彻底响起,代表着这一天最后一节自习课的结束。课代表该布置作业就去问老师,但是班主任还是抢先了一步。

“明天回家好好复习。后天回来好好考试,不要在家只顾着玩闹。你们都应该知道这次考试后会根据成绩重新排班。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好好复习。”

这是平时的客套话。大概是所有老师在期末之前都会说的,黄少天对此没有太大的在意。

等到最后的一条作业记完,黄少天拿起书包把纸塞到了布兜里。郑轩在门口看了一眼黄少天,让黄少天快一点。黄少天踢了踢鞋子:“这就来了你急什么!闹翻你女朋友在外面等你吗——?”

郑轩对于黄少天这样的反应已经快到了免疫的效果。等黄少天拽着书包然后又拽住了他,在楼层最深处的实验班停住了。

即使普通班已经下课,但是实验班依旧还在上课。这是学校的规矩。黄少天盯着实验班的门口,郑轩听见黄少天说着:

我一定会来到这里。

那是黄少天的野心,对于郑轩这样的人总是不会太过于明白。也许是因为郑轩本身太过于没有干劲,但是郑轩看见黄少天认真的神情还是有一些动容。

郑轩突然觉得他十分相信黄少天说的这句话。并不是单纯的因为野心,因为黄少天本身的学习成绩算是非常不错。即使在普通班里拉了半年的进度。

也许我也该努力一下。毕竟黄少那么有干劲,我这个朋友并不能就这么输下去。

郑轩想着。

02.
在最后一科的考试结束铃响起时黄少天松了一口气,他的考场这次正好安排到了实验班的教室。黄少天将桌子上的演草纸对折,然后在手掌里搓了许久,整张纸已经皱的不行,黄少天比了一个投篮的姿势。正好将演草纸投入了垃圾桶。

“不错,技术还在。”

黄少天自己小声嘀咕着。考场的人已经走了七七八八,也有些许在隔壁班考试的实验班的人回到了班级,黄少天那些笔塞到了布兜,转身离开了这个教室。

外面依然拥挤的不行,放在教室外面的书本被碰撞之中变的零碎。黄少天由心的祝愿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希望不要出什么问题。

回到班级后黄少天把兜里的笔掏了出来,听见前面的人说着这次考试的大题。黄少天想听一下他们的讨论的,但是又想起来自己还在外面的书本,最终还是选择了先去搬书本。

走廊乱糟糟的,黄少天目睹着同学跟抢书一样的举动,最终改变了自己的目的地,转身向厕所迈去。他去洗了一把脸,呆呆的看着墙壁不知道要想什么,等着人流逐渐消散才想要离开。

转身的一刻与别人撞了个正着,黄少天刚想骂出声,但是看见人脸之后又硬生生的憋了回去。是喻文州。

其实黄少天与喻文州并不熟,只是黄少天偶尔能够听别人说到喻文州这个人。实验班,学习吊车尾,但是却不是一个足够危险的位置,主要是太烦,是一个不是太好打交道的人。

似乎你跟他说的话他总是会温和以待,平时总是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又或者说他隐藏情绪隐藏的很好。反正不是黄少天喜欢的那个类型。

所以黄少天道了句对不起便离开。

喻文州也并不准备对比表示什么,只是说了句没关系,然后稍微一转身体,将两个人错开。

黄少天回到了教室门口,他的那一摞书在这之中也足够显眼了。或者说整个班只有他没有开始搬书,黄少天看了一眼教室,老师还没有来。

手上的水并没有干干净,黄少天叫住了同学借了块卫生纸把手擦干,然后开始搬书。

书的重量是不容小视的,这让一口气搬多了的黄少天愣是吸了口冷气,夏天的气温还在扰乱他的心绪,黄少天感觉自己整个脑子里都是乱糟糟的一团麻。

好不容易将书全部搬回到了教室,班主任也恰好到了。简单的交代两句,明后天还要在学校里自习,等期末成绩出来后差不多就要放暑假。但是应该是等老师还要讲试卷。

黄少天盯着黑板看了许久,然后叹了口气。随着放学铃一起融入了空气,然后没有回应。

郑轩叫了黄少天一声,问黄少天要不要去食堂吃饭。黄少天正在把最后一本书放到平时自己习惯的位置,并没有太注意到。

郑轩又叫了黄少天一声,黄少天这才反应过来。也找到了平时放书的位置,他应了一声:

“去!这就来!”

黄少天将课本放到了那里,然后将凳子习惯性的踢入桌底,向门口走去。

TBC.

郑轩和黄少天是发小的设定。
大概之后的每一章都会非常的短。
将自己所做不到的以及想做的寄与他们吧。

“愿你被温柔以待,得不到的都释怀。”

评论
热度(17)

© 闲人与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