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人与木

来自森林怪。
路还很长,要一直走。

[瑞金]发烧

*日常   大概是参加凹凸大赛之前的事情

*和题目没太大关系

金的胆子一直以来都还算大,性格也算是开朗。但是在格瑞认识金这么多年,能称得上朋友的人却少之又少。格瑞有时候会想,这就是金每次都会在友谊方面犯傻的原因。

秋去参加凹凸大赛,却从此没了消息,对于金而言一直都是一个心结,格瑞偶尔也会碰到金在睡梦中喊着秋的名字。对于凹凸大赛,小星球上的人知道的并不完全,但是格瑞却清清楚楚,秋也只怕凶多吉少,但是每次看到金一脸充满着希望,到嘴边的话语就会突然不知该怎样开口。也就一直没有说过。

在今年的冬天,体质一直很好的金,突然发了高烧。

金一直窝在家里,是金的邻居发现的。也许是一个平时蹦蹦跳跳的小孩一整天都没有了声响或者什么——邻居去金家看了看,却发现了满脸通红的金。

而修行刚结束准备回到家中的格瑞,正好在路上碰见了刚把金安顿好的邻居。这才知道了这一件事。

“诶——你,是一直跟秋家小子玩的那个吧?”

格瑞定眼看了看,想说并不是一直玩,是金拉着他——但是他还是只是点了点头:“有什么事吗?”

“不是秋走了有一阵子了,有时候我也会去照顾金那小子。但是今天实在是没什么办法了,而且金那小子还突然发了高烧,哎呀。事情还真是多啊——我的意思是,我看你平时和那小子关系不错,有时间去看看他照顾一下他,虽然你也只是个孩子,但……”

格瑞打断了这个人的讲话,讲手中的木剑握的紧了一些:“我明白您的意思——”
一个人太过于孤独,所以我今天会去看看他的。

但是格瑞到了嘴边的话又止住了,邻居看着格瑞的表情,吗哈呼的笑了一下:“实在勉强也不用,也知道的。那小子体质很好,估计现在也好的差不多了。行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格瑞看着邻居逐渐离自己越来越远,还是没有把那句话说出来。
 

到金家门口的时候,金屋子里的灯还亮着。格瑞敲了几下门之后并没有人回应,只能推门而入。到了屋子里就看见金趁着两个枕头,但应该是已经睡了过去。床边的柜子上还放着一杯水和几粒药片。

没有什么办法,格瑞只能帮金把门反锁好,然后试了试杯子里水的温度,已经有点凉了,格瑞又掺上了点热水,喝了一口试了一下水温,觉得对于发烧的病人来讲水温差不多了,轻轻的拍了拍金:“起来了。”

“诶…格瑞?”

这个语调,如果像平时那样,一定是显的朝气蓬勃。但是现在的金,头发因为发烧睡不老实而十分的凌乱,整个人都透着红气,显的十分可怜。

“先把药吃了。”

说着,格瑞把药递给了金,自己端着水杯,喂着金把药吃完。转身准备再去接一杯水。

“诶格瑞——你怎么来了嘛。”

刚刚睡醒而且还发着烧的人,总有点不清醒。所以金的尾音有一些颤抖,轻轻的,就像一只小猫。

“你邻居叫我来的。你倒不如自己想想怎么把自己搞发烧了。”

“嘻嘻…”

格瑞将第二杯水递给了金,让金喝了润润嗓子,没想到金直接一口灌下。搞得格瑞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温度计放在哪里了?”

“第一个抽屉里吧…”

格瑞拿出温度计看了一眼,然后递给金让金自己夹住量一下体温,然后再睡觉。

金把温度计夹好,看了一眼格瑞。最开始只是偷偷的瞄,后来光明正大的看,但是因为还是发烧,所以有些浑浑噩噩。格瑞也就容忍着金一直盯着自己,虽然心里多少有点不自在。

等时间到,格瑞看了看体温计上的度数,已经到了三十七度几,把体温计放好,帮金重新塞了塞被子,看着金微红的眼眶心里突然一软“冷不冷?”

“不冷不冷,我什么时候怕过冷啊?”

“每年冬天。”

金有气无力的想要反驳,但是困意突然席卷了全身,等格瑞发现金突然没了声响,看了看金,发现金双眼放空,与周公会面就差那么一个临界点。

“其实还是有点冷的。”

金小声的说了一句,恰巧被格瑞捕捉到。格瑞有些无奈,走在床尾给金把脚那边塞的紧了一些“那就别踢被子。”

“格瑞,你这样啊,我突然就想起来了好久以前,姐姐还在,格瑞你那么小…也是在照顾我……”

格瑞记得那一年,也是金突然发高烧,秋不给格瑞任何拒绝的机会,愣是把格瑞拉过去陪着金。情况和现在也有点相似,秋那天晚上也是有事情要出去一趟。

“你也知道啊,你现在也像个小孩子一样。快点睡吧。”

“那格瑞你睡哪里啊?”

“总不能放着你不管,说你是笨蛋还真的成个笨蛋了吗?”说着,格瑞将金屋子里的柜子打开,随着记忆中的方向寻找,果然找到了一床整齐的被子。那是很久以前秋给他买的。为的是有时候他在金家住下,可以有东西盖。

“对了,我记得姐姐以前给你买了一床被子,说你嫌弃我和我盖一床什么的…也说你只是害羞啊,对我很好什么的…”格瑞感觉到了后方的声音越来越小,于是将被子抱出来之后放在了金的旁边,用手掌盖住了金的眼睛。

金已经睁不动双眼,眼皮努力的想要睁开,但是就是睁不开。金的睫毛划过了格瑞的手掌,有一些痒。

“那些就等明天好点了再去回忆吧,而现在,就先安心的睡吧。”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格瑞能听见金均匀的喘气声,虽然偶尔也会突然哼哼,格瑞就把金的被子塞的更加严实,让金不至于太冷。

又过了一会,格瑞十分小心的将灯关上,试探的躺到了金的旁边,在黑暗中看着天花板,偶尔感受到金难受在帮金盖好被子或者什么。

就这样,

一夜无眠。

评论
热度(30)

© 闲人与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