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人与木

来自森林怪。
路还很长,要一直走。

[周江]南风

*现pa
*短且庸俗词汇量堪比小学生
*很烂

而雨还在下。

这大概是梅雨的季节了,周泽楷抱着一摞书被雨挡在了图书馆的门口。许是无奈或者怎样。他是有一些近视的,虽然并不严重,但是他并没有戴眼镜,所以看不太清楚眼前更多的东西。

旁边路过了的人看着他似乎有一些小得意,毕竟这场雨来的太过于突然,一点准备都没有。他又没有带伞,抱着书总不好直接在雨中狂奔。

“学长,需要帮忙吗?”

身边路过的小学妹把手中的雨伞摇了摇,歪头看了看周泽楷,眼中或多或少的有期待的感觉。周泽楷在内心权衡了一下,还是拒绝了好意。

“不用了,谢谢。”

他对着学妹露出了一个微笑,内心其实涌过了许多拒绝的理由,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比如这其实只是一把单人伞,又或者自己其实在等人来。

虽然他并不知道这个人会不会来。

着实的没有办法,周泽楷只能再抱着书回到了图书馆里面,找到一张空桌子把书放下。等了有一段时间了,外面的冷气都或多或少的沾染了一些。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这是江波涛和他冷战的第三天,如果这是平时,江波涛一定会看着这场大雨而到图书馆找周泽楷,因为江波涛知道周泽楷没有带伞的习惯。可惜周泽楷今天并没有等到。

一切都没有那么美好,衬着这场雨,简直糟糕透了。

江波涛是周泽楷的恋人,大概是小说中那种认定了过一辈子的人。不是初恋,像是周泽楷这种从小到大都长的好看有人追的人,不可能真的没有年少无知的在初高中谈过恋爱。但是归根到底都不算是恋爱,没有接吻和太多的感情,大概都来源于那时候自以为的“荣耀感”。我比你长的好,我比你学习好,我比你有更多的人追,我的女朋友又是怎样的优秀或者漂亮,都足以成为那个年纪炫耀的资本。

江波涛算是周泽楷高中一直以来的学弟,但是事实证明周泽楷高中三年的记忆中并没有有太多空间留给江波涛。那时候的江波涛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习比较好的学生,在班级里有着不错的人缘,虽然长相并不糟糕,却不足以像周泽楷那样引起全校的熟知。

但是对于江波涛周泽楷这个名字他还是知道的,哪怕在他高三的时候,那个时候周泽楷已经步入了大学,还是偶尔可以听见别人说:为什么现在学校里没有像是上一届周泽楷那样的帅哥了呢。

但是谁知道呢。

在江波涛的记忆里,真正与周泽楷有实质的接触,是比周泽楷还早一些的。那个时候应该是高一的下学期,同班同学的姐姐谈了恋爱,待着同学去KTV群魔乱舞,同学就顺便带了几个在班里玩的比较好的哥们和女孩。而同学姐姐的男朋友,正是周泽楷。

大约是在下午六点钟多一些,晚自习没有老师管,他们几个悄咪咪的溜出了校园。几个人就像是做了什么天大的坏事——但是在学生时代这个大概也真的可以算是,跳墙躲老师打滴车去KTV一气呵成,像是演练了百千遍。

江波涛还在斟酌到底要不要打开手机,他其实挺害怕父母打个电话试探他有没有自习课玩手机的,但是这个几率是非常低的。时间已经到了六点半,天色暗了很多,甚至有些看不清东西。

他还是打开了手机。大概是觉得太无聊了,害怕那群人群魔乱舞的时候自己跟不上节奏吧。男主角和女主角还没有来,但是基本上陪衬的绿叶都来的差不多了。

终于等到了快要七点,男女主角才匆匆赶来。周泽楷在门口腼腆的笑着,周泽楷本身是接受不太了这样的,但是也是没有办法。包间里面的人闹哄哄的,说什么的也有,有喊着罚酒的有喊着亲一个的。鱼龙混杂的不得了。

周泽楷天生不是特别会说话,只能生硬的拒绝。江波涛就在里面向外看着,他当时是真的对于周泽楷的态度有些惊讶。在他的印象中,那种长的帅的人似乎就应该张扬一些,而不是周泽楷这样安静。

但是也与他没有太大的关系。

等到轮到周泽楷开始唱歌的时候周泽楷是稍稍拒绝的,但是身边的女孩对着他表现了一个很不开心得表情,还有一些小小的撒娇。他实在是不好给女朋友说什么,只能提前说一声自己唱歌并不好听。点了一首无关爱情的歌。

江波涛想,真是一个不解风情的人啊。明明女朋友那么明显的想让他点一首情歌唱给她听。

周泽楷唱歌虽然不能说是跑调或者差,但是也只是普普通通的那种,达不到特别好听。

等周泽楷唱到一半的时候,江波涛的手机突然响了,他忘记了调静音,声音还是引起了几个人往他这里看的。江波涛对着那群人满含歉意的笑了笑,看了一眼手机:母亲两个字就那么摆在了他的面前。

江波涛想,真是倒霉的一天。

出门是应该看黄历的。

再加上虽然江波涛即使有着七窍玲珑的心,在外看的再怎么坚强,其实内心还是一个十分缺乏自信的人。

冷战的源头是周泽楷与一个学妹的过分暧昧,让本来就没有自信的江波涛开始了躲避周泽楷的状态之中。所以与其说是冷战,更像是一方躲避一方追击的拉锯战。

周泽楷记得他和江波涛最开始在一起的时候江波涛就对自己极度不自信,也许是因为自己认识周泽楷的前女友,知道周泽楷对于前女友怎样,另一方面则是来源于性别的不自信。

毕竟同性恋远远没有那么风光,即使那么多人喊着同性无罪。可是如果对于周泽楷这样的人,大多数人对于“长得帅的人都去搞基了”只是一个玩笑,而如果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被知道,大概会被酸的不知怎样。

所以是很少的人知道他们两个人的关系的。

学妹是周泽楷强力的追求者,即使周泽楷明确的表明过自己有对象也不会和她有结果,但是学妹偏偏不信那个邪。除非周泽楷把对象放在她的面前当场对证,要不她就把这当做周泽楷对他调情的一个借口。

“八年抗战都胜利了,虽然课本早就改成了十六年,但是不重要,我学的时候是八年。我就不信学长你的心就那么硬,总是肉做的。”

那个学妹曾如此如是的说过。

而周泽楷不可能把江波涛拉出来跟学妹说:这个人是我的男朋友。所以就只能放任着学妹唱独角戏,其实本质上对他不会有太大的伤害。

问题偏偏出在了他放任的做法。

在学妹不知第多少次跟他表白被他拒绝之后,学妹终于忍不住撕破了脸皮谴责周泽楷:

“你到底有没有脑子啊!你知道一个女生能厚下脸皮跟你表白那么多次多么不容易吗…你却这样对我对你的感情。你说你有女朋友,可以啊,你把她放在我的面前我看看,如果她真的比我好,我立马就放弃,可你这种态度又算什么啊?”

周泽楷真的有些不知所措,他的所有恋爱脑只对于江波涛开放。可是学妹哭成那个样子他真的不好不在意,只能慢慢的解释清楚,害怕把学妹弄的哭的更凶,还特地软了一下声音。

学妹就在这个时候,猛地亲上了他。虽然只是短短的那一瞬间就被周泽楷推开,但还是触碰到了。

好死不死。不是直接被江波涛看到的,是被江波涛的室友看到了并拍了下来。是不知道两个人关系的,只是当周泽楷与江波涛是很好的哥们。

微信是这么写的:
嘿,你看你兄弟厉不厉害。都谈恋爱了,这妹子谁啊?[视频]

这是着火点,无论周泽楷怎样解释。但是事实是事实,这个他无法否认,周泽楷能做到的只是努力的把事情的原委说的清楚一些。但是江波涛却彻底进入了不听不看不理的状态,甚至直接把周泽楷拉黑。

周泽楷实在没有办法了,只能靠着每天去江波涛宿舍逮人,奈何两个人太过于了解,江波涛直接去外面找了家宾馆,正好学校前面好几家,睡了。

雨还下个不停。天色也越来越暗,周泽楷看着桌子上的一摞专业书,实在没有办法,抱着书把书放回了原处,一咬牙,冲了出去。

“……”

江波涛握着伞在图书馆不远处的树下就看到了这个场景,紧握了一下伞,最后还是没有追上去找周泽楷。

江波涛是因为和周泽楷一个社团才熟起来的。周泽楷这个人对于江波涛算是半个一见钟情,就是那种感觉第一反应是一个人我会喜欢,然后逐渐的去接触确定自己的感情。

是周泽楷追的江波涛,是周泽楷对江波涛表的白。

而江波涛对于周泽楷得感情最开始是不确定的,然后又因为社团活动和周泽楷经常邀请他一起出去玩而更加熟识的。非要说的话,江波涛感觉到自己对周泽楷的感情的时候,周泽楷的喜欢已经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

其实那个时候江波涛已经能够感受到周泽楷就是在追他了,只不过他最开始以为是自己的错觉,还懊悔了好久。

告白是周泽楷准备了很久的,周泽楷本身就是一个行动派。

周泽楷邀请江波涛去了一家学校对面非常有名的咖啡厅,有名的是浪漫与安静。周围放着鲜花与书籍,隐隐还能闻到花的香气。每一桌都离得有足够的空间并且有东西遮挡,不仔细看看不清楚别人的动作。甚至隔音也是十分好的。

但这个咖啡厅的确不是有名的“情侣圣地”而是有名的“休闲地带”,点一杯咖啡拿一本书籍伴着花的芬芳,文艺又安静。

而周泽楷早就在桌子把衣服抓出了皱子,整个人都是僵硬的不行。这种感觉是他第一次有的,紧张与兴奋交织。又迫切的想让眼前的人知道自己的那一份心意,他有把握江波涛会答应——却从来不是十分。

江波涛就在他的眼前,那个男人慢条斯理,芒果布丁还在吐着冷气,咖啡摆在视线之前。江波涛的头发是微长的,低下头看书的时候头发盖住了江波涛的眼睛,而脸上的线条又是十分的干净。

“江波涛……”

周泽楷紧紧的盯着江波涛手中的书籍,江波涛听见周泽楷叫他的名字抬了抬头,看着周泽楷的眼神中或多或少得有一些迷茫。

“怎么了,小周?”

周泽楷被江波涛得眼神吸引,而后深吸一口气,想着一定要告白一定要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心情,他的话已经到了口中,迫切的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感情——

“我,喜欢你。”

江波涛是真的愣住了。半天没有反应,呆呆的看着周泽楷的眼睛却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周泽楷说的那三个字在他的脑海中飞快地翻滚,却又无法组成一句话。

“所以,我希望你可以跟我在一起。做我的恋人。”

江波涛似乎是好一会才突然清醒过来,周泽楷的话在他的脑袋中炸开了锅。最开始江波涛想,字我都认识,为什么连在一起甚么意思我就不东了呢,然后又重组了一遍,彻底清醒了。

像是被窥伺了什么,但是周泽楷却的确在跟他表白。

“好啊。”

江波涛就这样回答了。这让周泽楷是惊讶的,他以为江波涛最起码会确定似的问一遍,周泽楷甚至已经努力的组织好了语言告诉江波涛这不是冲动,但是江波涛却没有问。而是答应了,直接答应了。

而事实证明,江波涛只是害怕确认后周泽楷这只是一时冲动,所以他不会给周泽楷一个机会,江波涛害怕周泽楷收回那句话。但是等他的好啊说出口时,他看到的周泽楷的反应让他的心终于放下了。那不是玩笑的表情,也许他们之间是真的有相同的感情。

周泽楷得到了回复之后像是一个几岁的小孩子,紧紧的握住了江波涛的手,十指相扣。他是一个没有正经恋爱经历的人,也是第一次对一个人真正的有这种感情,一切都是新奇的,他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干什么,只是紧紧的握住了江波涛的手。

江波涛突然笑了。

这就是他们确定关系的那一刻,普普通通,但是在他们的记忆中却又温馨十足。

后来得事情都是水到渠成的,接吻或者是做爱。那些不过是感情的一种表达方式而已,互相喜欢的不得了。

他们在一起的第二年,发生了第一次为期如此多天的冷战。

在江波涛躲着周泽楷的第七天,周泽楷真的忍无可忍,直接在江波涛的教室门口蹲江波涛。无论江波涛再怎么躲着周泽楷,学分还是要修的。

两个人其实是很少这样,因为周泽楷答应过江波涛互相在平时学校里的时候不过多的干预对方的生活。所以这是周泽楷这个学期第一次来教室找江波涛。

江波涛抱着专业课本出来看见周泽楷的时候是愣住的,然后对周泽楷笑了笑:“你怎么来了?”

周泽楷在心里埋怨江波涛,他还能怎么来了。但是也不可能真的说出来,只是对江波涛点了点头,然后拉着江波涛就准备走。

“哎小周…”

江波涛是想说出来更多东西的,奈何周泽楷心情虽然表面上没有那么明确,手劲却大的可怕。这不是江波涛太柔弱还是怎样,是真的挺疼的。

江波涛就不说话被周泽楷一直拽着手腕引导着,逐渐穿梭了许多教学楼。最后出了校园,才开口:“你住的宾馆是哪一家?”这是周泽楷问江波涛的。

江波涛突然有点委屈,但是却没有表现。报了一个宾馆的名字,其实不算学校附近的,但是十分便宜而且也挺干净,某种程度上的物美廉价。但是对于大学生来说,也算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了。

两个人就那么去了江波涛在的宾馆。

等关上房门的时候江波涛突然想了许多小说情节会出现的画面,但是很快的就被他否定了,因为周泽楷不是那种来一炮就解决问题的人。所以江波涛把书放在了桌子上,拉开椅子坐在上面看着周泽楷,在等周泽楷的一个解释。

江波涛实际上早就原谅了周泽楷,而且某种程度上错误并不完全在于周泽楷,只是作为周泽楷的正统男友咽不下那口气而已。

周泽楷絮絮叨叨的解释了很久,他是一个典型的话废,十分语死早。恋爱脑简直没有,大概说的最多的话都是给了江波涛,只是想要得到江波涛的一个原谅而已。

等周泽楷终于解释完了,满怀期待得看着江波涛的时候,江波涛正一脸严肃的看着周泽楷。周泽楷就同样深情的看着江波涛。

“其实那天下午,我是带着伞想要去找你的。已经快到图书馆了,突然看见你从图书馆里跑出来。背影似乎潇洒的不行,所以即使那时候我已经消气了,但是又想:得了吧,胖妮一个人潇洒得了。”
“恩……现在我就是想,要不我们还是分手吧。”

周泽楷一愣,甚至可以说整个人都石化了。

“然后,你再追我一次。你表现的好,我就原谅你,表现的不好——”

江波涛笑了一下。

“886我的朋友。”

周泽楷想,这大概是江波涛得某些情趣,以后可以当做他们浪漫的往事来回忆。他不怕自己追不到江波涛,因为这不过像是一个游戏。

周泽楷在江波涛的唇上轻啄了一下,然后被江波涛赏了脑袋一下。周泽楷非常委屈的看着江波涛,这样的周泽楷让江波涛觉的像是哈奇士或者是什么。

“我还没同意呢,你亲什么亲?”

周泽楷听见这句话委屈巴巴:“反正都会是我的……”

江波涛又拍了周泽楷的脑袋一下:“那也不行!”

他们在一起的将近第三年,他们为期时间最长的冷战最终也结束了。这不过是他们的极致浪漫,他们总会经历更多,但是无论如何,唯独感情是不会变的。

他们中间总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误会,但是时光荏苒,无论如何,他们始终都只有对方而已。

这是他们的极致浪漫,是他们。

fin.

评论(2)
热度(55)

© 闲人与木 | Powered by LOFTER